花七ฅ(*`ω´*)ฅ

没有别的小号了,拿这个以前的号凑合凑合

[笑伪笑]给你宇宙 前篇

天使微笑×星星虚伪

全文架空自设,非常规天使和星星

标题和脑洞源于韩文歌曲《给你宇宙》by脸红的思春期 顺便安利

 ↓

0、

那时从天空中划过的星星,比他见过的所有星星都要璀璨,乘着星星飞过的那个人,即使驶入万千星河之中,也仍然散发着耀眼的光。微笑从窄小黑暗的阁楼窗口向外看去,一成不变的天空因为那人的星痕而生辉,他仰躺在窗前,接住那人遗落下的点点星尘拥入怀中,好像拥住了整个宇宙。

 

1、

在天空的角落里有一座高高的塔,白石砌成的塔身满是岁月的痕迹,老旧的木制楼梯有好几处破裂了,大片大片的茂密的荆棘张牙舞爪的伸展着尖刺,将白塔和楼梯都包围住,阻断了上下的路。

在这座看似废弃的塔顶的阁楼上住着一个男孩,他有一头柔软的金色的卷发,蔚蓝色的眼睛像天空一样纯净,玫瑰花瓣一般的皮肤又白又嫩,他笑起来的样子就像被天神亲吻过,在阁楼上驻足的鸟儿们都称呼他为微笑。

微笑的原名就叫微笑,他从记事起就住在了这里。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未曾见过自己的家人。平日里,他一个人居住在阁楼里,靠接天边的垂露过活,有时和他要好的云雀也会给他带来新鲜的浆果。他喜欢躺在阁楼的小窗边,顺着窗口向外看去,丝絮般柔软的流云在碧蓝的晴空上漂浮,明媚的阳光斜斜的投射在他的耳边,洒下几方碎金。

阁楼里的生活虽然简单平淡,却也隔绝了许多烦恼。一直生活在这样窄小的阁楼里,微笑也从未觉得厌倦,就这样无忧无虑的一天天长大了。

 

2、

微笑16岁那年的一天,碧空如洗,万里无云。那是一个秋天,飞鸟朋友们相继的飞往南方准备过冬了,微笑一个人趴在窗口看着远去的鸟群发呆,直到夜色降临也浑然未觉。

弯月垂下柔和清冷的光,群星如往常一样打着哈欠懒懒散散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微笑想起云雀给自己讲的记录星星数量的实业家的故事*,学着云雀描述的样子一颗一颗开始数星星——他以前睡不着的时候也做过这样的事——数着数着又低落了下去。

这浩瀚宇宙漫天繁星,是否一颗是属于我的?

他暗暗想着。

 

3、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颗星星。

和其他常年窝在原地的星星不一样,这颗星星像一只飞鸟一样划过天空,长长的耀眼的尾辉缀在其后,点燃了整个星空。

其上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柔软的黑发迎风飞扬,一双眼瞳在的夜空中闪闪发光。经过微笑的阁楼上方时,他似有意似无意的回头一望,眼神在微笑身上一扫而过,发出一声低笑,便转过身肆意张扬的向天际驶去。他骑着星星在天空中穿梭,穿过北斗,穿过天平,与猎户座奔跑,又飞向遥远的北极星。他比微笑见过的所有星星都要明亮、都要好看,微笑的心砰砰砰的跳着,他从没有哪一刻这样强烈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渴望离开生活了十六年的阁楼,飞到天上去追逐那颗星星的光辉。

 

4、

那是微笑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他第一次见到虚伪,从未见过的明亮色彩充斥着他的脑海,刻下深深的痕迹,他呆站在那里,伸出手想要触碰虚伪的星辉,直到夜色褪去,星空被逐渐升起的太阳替代。

微笑开始期待夜晚。

他白天在阁楼角落里补眠,等到太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的时候,他就会睁开那双湛蓝的眼睛,趴到窗口炯炯的看着渐渐沉下去的天空,期待着虚伪的出现。虚伪并不会每天都来,他隔三差五的出现,有时只是一闪而过,划出转瞬即逝的光弧,有时在星河四处逗留,漫天都是他绚烂的痕迹。

时间似乎成为了一种幸福的折磨。

他总是期待着太阳快些下山,让黑夜占据整个天空,当群星慢慢的探出头来的时候,他心中便产生一阵阵酥麻的希冀,似乎连这些平日司空见惯的星星都变得动人起来。随着夜色加深,他又感到焦躁和紧张,失落随时间逐渐漫上心头,让他一点一点的低沉下去,忍不住胡思乱想虚伪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还是厌烦了这片天空不愿再来。但他始终还期待着,直到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才会悻悻的缩回阁楼里面;要是虚伪骑着星星出现了,那所有的情绪都会一扫而空,只剩下满心的欢喜和一腔仰慕。

他时常看着天空,回忆着虚伪是怎么飞过这片星域,又在哪朵云的地方留下痕迹,看了十六年的宇宙星河,每处每处都好像留着虚伪的影子,而显得格外动人。

 

5、

这样无法触碰的期待和注视持续了很久,久到微笑看向天空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他在返程的鸟儿那里听说了虚伪的名字。虚伪是一颗很出名的星星,从天空的另一边过来的,他飞行的技术非常好,他的朋友很多,所以他经常满天空的到处飞,他……本来只是些鸟儿道听途说的消息,也说不上什么细节,微笑却听得津津有味。

就这样好像过了一年,微笑从未觉得厌烦,仍是每夜奔赴着一个人的约会。飞的最高的云雀劝他:“虚伪是一颗星星呀,你又不会飞,怎么追得上他呢?”但微笑只是一如既往的守在窗口前。

事情在微笑十七岁那天有了变化。

送走为自己祝贺的飞鸟朋友们,微笑还是像往常一样趴在窗口,期待着虚伪会不会出现。虚伪已经一个月没来这片天空了,微笑不免有些难过。他看着夜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在心里悄悄的许愿到:虚伪要是能来就好了。

也许是他的许愿太过虔诚,让天神听到了他的心声,就在他许完愿贴着窗口躺下的时候,他看到自己万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

尽管依旧飞的十分洒脱,虚伪的星光却变得黯淡了一些。微笑几乎在看到虚伪的一瞬间就发现了,他还记得一个月前虚伪耀眼的样子,不由得担心紧张了起来。

就在他忧心忡忡的时候,虚伪骑着星星低低地飞过了他的窗口。微笑呼吸都屏住了,他从没有离虚伪这么近过,虚伪总是在高高的天空中,哪有现在这样似乎触手可及的样子。更让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伸出手去想要试试是不是真的可以触碰到时,一串发着光的、冰冰凉凉的东西落入了他的手中。

微笑愣住了,但随即很快反应过来。他不可置信的攥着手里的东西,虚伪留下的东西。

那是虚伪的星尘,它曾经是虚伪的一部分,闪烁着和虚伪一样的光辉。明明是冰冷的,微笑却觉得它如此的滚烫,好像要顺着手指直直烧到他心里去。星尘的光芒从微笑的指缝中漏出,整个阁楼都被照的透亮。

他不知道这是虚伪不小心遗落的或是什么,当他反应过来去看虚伪的时候,虚伪已经骑着星星往最高最远的天边去了。

“那我就当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了。”

微笑捧着这串小小的明亮的星星拥进怀里,好像揽住了整个宇宙的光芒。

 

6、

微笑躺在窗边,拥着虚伪的星尘沉沉睡去。

他梦见自己长出了一双发光的翅膀,从这个阁楼里飞了出去,宽大的翅膀充满了力量,带动他在云海间遨游。他从未感到过这样的肆意与自由,身体如此轻盈似乎要与风融为一体,他穿过飘渺的流云,同成群结队的飞鸟挥手,晚霞在他身上织成华丽的衣衫,微风轻抚着他的金发。但他不曾在这片天空中停留,他追逐着虚伪留下的些微痕迹向星河深处飞去,丝丝缕缕的星痕逐渐变得清晰,他不知疲倦的飞啊飞啊,直到终于看见了虚伪的身影。

“我……我叫微笑!我仰慕你很久了!”

微笑拼命冲到虚伪前面,生怕丢了似的抓着他的手大声说到。虚伪还是那么的耀眼,眼睛像藏有星星一样的明亮,他的脸上带着十分温和的笑意,看得微笑胸口都滚烫起来。

但是微笑没能抓住他。

指间抓住的手化为流沙,虚伪像一阵云烟一般消失在微笑的眼前,而微笑眼前的整个画面也随即破碎。

梦醒了。

微笑怅然若失的坐起来,抬眸往窗外看去,已是天光大亮。

他的怀里还抱着虚伪的一串星尘,此刻已经不如前夜那样明亮了。

 

7、

那夜之后,虚伪不曾再出现过。

微笑拜托好友云雀从天边衔来一片最轻最软的云朵,小心翼翼的把星尘种了起来。

“说不定会长出一个虚伪来。”微笑笑着说。

那个梦给微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怎样才能飞呢?”微笑充满期待的问云雀,“你的翅膀是哪里来的?我要怎样才能拥有一对翅膀呀?”

当云雀告诉他自己的翅膀是天生的,而人不会长出翅膀时,清晰可见的低落迅速从微笑身上蔓延出来。

 

8、

尽管没有想出获得一双翅膀的办法,微笑仍旧开始尝试离开这个阁楼。

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茂密的、充满尖刺的荆棘包裹着整座白塔,微笑咬着牙向下冲,白嫩的皮肤被荆棘划得到处鲜血直流,在楼梯上下行的每一步都好像踩在锋利的刀刃上,而在他难忍痛苦、精疲力竭的停下脚步,倒在荆棘之中时,无情的荆棘又会把他送回到阁楼里。

微笑不记得这样的过程重复了多少次,他的皮肤一次次被划破,他向下走的距离越来越长,但是这座白塔似乎高得过分,被荆棘掩盖的通向地面的路途无穷无尽,不论微笑怎么努力都无法冲出荆棘的包围。

又一次伤痕累累的被荆棘送回阁楼上时,微笑突然感到一阵委屈。

他扑到种着星尘的云朵上,把星尘抱入怀中,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还在发痛,不停渗出的血液将洁白的云染出一片一片的红。泪水盈满了眼眶,他连忙闭紧双眼把脸深深的埋进云里,眼前一片湿润,却固执的坚信自己没有哭出来,只是低哑着嗓子闷闷的对星尘说话。

“虚伪。”

“我好喜欢你,好久没看见你了,我想离开这里去找你。”

“我也想飞,我想跟你一起飞,和你飞得一样高,我想跟你一起在天空中穿梭,你去哪儿我都跟着。”

“可是,我没有翅膀,连这座阁楼都出不去。”

“虚伪。”

“我好痛啊……”

 

—tbc—

 

注:

*即《小王子》里的实业家

努力写成童话风,有参考小王子,有参考笑伪现实的梗

圈地自萌

我rps磕的是人设,与正主无关,圈地自萌

[笑伪]跟我一起

狼族微笑×魔法师虚伪
梗来自逃脱升天,世界观设定不是很科学,没有背景没有考据,bug请轻拍orz
ooc有

微笑猛的转过头去,死死的盯着身旁的人,幽幽的寒芒在两人之间耀武扬威。
情绪激动下,微笑身上浮现出狼族的特征,卫兵连忙加大了力气按住他,还用刀抵着他的脖子不让他动弹。
微笑的眼神明明凶狠而充满怨愤,却渐渐闪烁起莹莹的水光。
“不要把你的刀对着我……”他哑着嗓子,轻声的,几乎哀求的说到,“指向他们,好不好?跟我一起逃走,好不好?”
他的眼泪没有流下来,表情却比哭还难看。虚伪终于抬眼跟他对视,眼中满是他不曾见过的冷漠与凉薄。微笑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呜咽:“求你了……”,然后随着虚伪的无动于衷渐渐萎顿下去,眼光也越来越暗。
“你怎么可以这样!”
微笑突然暴起,狼族的强健天赋在他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后退一步,转身撞开束缚住他的卫兵,在刀划破皮肤的一瞬间一拳打倒用刀挟持他的另一个卫兵,然后嘶吼着向虚伪冲过去。
“那你就杀了我吧!”
他把自己的胸膛向着虚伪的刀刃送去。
虚伪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刀尖已经刺破微笑的皮肤,温热的血液顺着刀刃向下流动,逐渐沾湿了虚伪的手掌。
虚伪犹疑惊惶之间,微笑握住刀刃向外拔出,一扭他的手腕劈手夺下银刀,转身将还涌着鲜血的胸膛贴上虚伪的后背,狼族强有力的爪子一下子扼住了虚伪的喉咙,将虚伪挟持住。
锋利的银刀停在距离虚伪咽喉将将一厘米的地方。
“让开!不然我杀了他!”
狼族凶狠的本性此刻展露无遗,微笑的双眼赤红,逼退两边的卫兵,向虚伪的传送阵移动过去。
毛茸茸的狼耳轻轻蹭过虚伪的脸颊,獠牙贴着虚伪的脖颈上行至耳垂旁,微笑灼热的呼吸带着血腥气,拂过虚伪的耳际,他用无比低回缱绻的声音说:“现在你只能跟我走了,伪酱。”
传送阵光芒大作,等众人回过神,虚伪和微笑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

森林里才下过雨,阴暗而湿冷。
背坡的岩壁间有一个窄小的山洞,里面隐隐有火光跳动。
虚伪和微笑两个人对着一丛小小的篝火并排坐着。
微笑的胸前还一片狼藉,往日光泽耀眼的头发上沾染着血污,脸色苍白得可怕。他的手里还拿着刚刚刺进他胸膛的刀,尽管狼族拥有惊人的恢复力,被圣水浸泡过的刀刃造成的伤口并不那么容易愈合。
虚伪的手动了动,微笑很敏感的抬起头来,拿着刀的手紧了紧,横在两人之间。
虚伪动作一僵,随即极慢极慢的,向着微笑的胸口移动过去。微笑抿了抿嘴,还是缓缓的放下了刀,看着虚伪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一阵幽蓝的光点从虚伪手心亮起,飞快的在微笑创口上穿梭,虚伪口中念着不知名的咒语,随着时间的流逝,微笑的脸色也逐渐好看起来。
“我只能想办法除去你伤口上的圣水。”见微笑的伤口开始愈合,虚伪收回手,“疼吗?”
微笑不发一言的看着他。
疼。他都快疼死了。圣水灼烧他的皮肉就像被针扎蚁噬一样的疼。
但他根本不在意胸前或是脖子上的伤口怎么样,因为没有什么比被一直崇拜信任的人背叛更疼的事情了。
他看着漆黑的夜空,鸣虫啼鸟似乎都缄默了,只剩下火苗在哔哔啵啵的跳动。他感到一种宁静,好像虚伪还没有和他说出真相的那些夜晚,他看着身侧的人,以为相互扶持和信任就是永远。甚至虚伪刚刚温和的魔法和关心的语气还在让他想起那种感觉。
他不敢开口打破这样的宁静。
他恨不得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太阳永远不要升起来,卫兵永远不要找到他们,就算在这个逼仄的山洞里,就算他的身上还凝着血污,就算他永远不得安眠。
只要他们还能像这样,不必刀剑相对的同处一室。
但是虚伪开口了。
“笑笑。”
他轻叹一声。
微笑愣住了,然后立马眼眶就湿润了起来。他试图阻止虚伪说下去,不住的摇头,想伸出手捂住虚伪的嘴。
“笑笑……微笑!”
虚伪抓住了他的手,坚定的看着他,见到微笑委屈的样子,语气不由得软了下去。
“笑笑,你听我说。”
“你是狼族,而我是圣殿的魔法师。”
“我早就知道你是狼族……我确实是因为想要利用你才来结识你……”
“不!”
微笑挣开虚伪的手,扑到他的身上。
“对不起。”
“圣殿和兽族势如水火,我们本不该是一路人,更何况,你还想反抗圣殿的统治。”
“你别说了……”
微笑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外涌,拼命的摇着头。
虚伪清了清喉咙,接着说。
“但是我发现我好像真的不能拿刀对着你,如果回归圣殿意味着要和你敌对,甚至要亲手杀死你——”
“那我就不回去了。”
“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吧。”

微笑抬起头来,怔怔的看着虚伪。
“你……”
虚伪对他笑了笑。
他猛地把虚伪扑倒在地,头埋在虚伪的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
虚伪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
半晌,微笑才闷闷从他肩膀上抬起头来,小声的问到:
“你真的打算背叛圣殿,跟我一起出生入死,接受这些无休无止的追杀吗?”
虚伪低低的笑。
“乐意之至。”

站在向阳的山顶,虚伪拉过微笑的手,指向太阳将将升起的地方。
晨辉从远山缓缓投下,雨后的天空澄澈而悠远,群山延绵,袅袅的云雾漂浮在山林间。
“笑笑,你看这一片大好河山,必将成为我们的天下。”
—end—

把枪指向警察嘛!我们跑嘛!
笑笑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心态崩了呜呜呜
刀子安排上了

🐦咕咕怪伪酱!
#不会画画偏要画系列
昨天边看吃鸡边画的,等了一晚上都没听见他解释为什么中午咕咕
虚伪你个大猪蹄子选择性无视我们的弹幕
还欺负笑笑,过分
嘤嘤嘤1551QAQ

软萌伪酱&代打德发
#我非的伪必不可能出金眼斩
不会画画orz
私心带一个德伪的tag
2P3P尝试不同背景

记一个脑洞

全职abo世界观,方明华A×周泽楷O
#平行宇宙,圈地自萌,没有不尊重方嫂的意思
#私设有,考据不多

omega在成年的时间左右分化
第五赛季小周出道的时候还没有成年(夏季赛转会期结束开始参加比赛,成年是当年的年末)
当时轮回全员alpha(除了明华和小周全为老队员),没人预想到小周会分化为omega
因为分化前副反应比赛状态很差,输掉比赛之后小周在自责的加训时开始发热,明华注意到之后将他送回宿舍,然后小周分化为omega并开始发情期
各种原因之后明华还是跟小周[和谐]了,但是没有标记

此时感情线为小周依赖和爱慕明华(单箭头),明华对小周是前辈看后辈和alpha看(至少此时)属于自己的omega
出于责任心,明华照料小周并且答应和他交往试试
然后在轮回首冠小周达到婚龄时结婚he

想写一个生涩美丽的少年小周,温柔但也拥有强大alpha的本能的明华,主体部分为abo H,情节大概简略

以上

H部分试读https://shimo.im/docs/xcBKfWUKy5k2HNB7

[周叶]我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

#跟别圈基友聊这个梗时产生的脑洞
#私设有,情节需要

周泽楷part

江波涛看向刚进来的周泽楷:“队长,你昨天喝多了。”
周泽楷头上冒出了一个问号,并试图用口手并用地解释自己没有酗酒的恶习。
“我知道你不喜欢喝酒,”江波涛扶额,“可是你昨天晚上跟叶神打电话了。”
“?!”
吕泊远:“对啊对啊!你跟叶神说想他,后面的太酸了我没听下去。”
杜明:“不愧是队长,果断直接,言简意赅,感情真挚。”
“小周说的情话还是可以的。”已婚人士方明华拍拍周泽楷的肩膀。
周泽楷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可是问题在于,”背后训练的孙翔听见他们对话,忍不住插了一句,“你们没听见回答队长的是苏沐橙吗?”

叶修part

陈果拎着外卖上来的时候叶修正在一脸深沉的抽烟。
陈果对叶修叹气道:“叶修你昨天晚上喝醉了。”
叶修头也不回的嗯了一声,吐出一口烟才转过来:“怎么了,我酒品好着呢。”
“沐沐不在,你找我借手机跟周队打电话,要他唱歌给你听,还说要吃糖葫芦。”
“……”
“然后你用手机外放周队唱小兔子乖乖。”
“………”
“糖葫芦送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没人吃还在冰箱放着,要吃你自己去拿。”
“………”
“………”
“糖葫芦就算了,你们谁想吃吃吧。”
叶修吸了一口烟。
“下次记得提醒哥要两个boss。”

–end–

[填词]丰碑

·开学好忙,沉迷高数,无心码字_(:зゝ∠)_
·参加了学校搞的填词大赛,然而并没有获奖orz
·活动差不多结束了,所以在Lof上po出来
·有感而发,一些早就想说出来的话
·有机会翻唱(然而我一直没搞懂填词翻唱的授权问题)
·以上

====================

丰碑
——献给亲爱的战士们
曲:钱雷《大鱼》
词:花七
我见茫茫雪海隐去你身影
见你重生于烈火余烬
你奔袭于大兴安岭的森林
巡航于南海的边境
曾手染鲜血 曾难掩哭泣
却不曾质疑家国的虔信
纵踏骨而行 或深埋地底
身将朽 星光眼中寻
若高墙已危 若广厦亦将颓
你披坚执锐将金瓯护卫
有你便无畏 交付我的后背
矗立起 不朽的界碑

你在无边黑暗中踽踽独行
霜刃风刀不阻你坚定
我渴慕你笔直挺拔的身形
追逐你淡去的背影
曾伤痕累累 曾忍受背弃
却不曾忘记同袍的誓信
纵业火燔心 仍扑身光明
我期冀 能与你同行
若广厦将颓 若生灵亦垂危
愿与你并肩将金瓯护卫
用我的脊背 为你筑起壁垒
终化作 永恒的丰碑

—end—

[周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接上两篇布偶猫和含羞草
·脑洞来自含羞草评论里的一个小伙伴(手机能@吗?)
·短且无料orz
·以上

[周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叶修变成含羞草的第二天,正如周叶二人所预料的那样变了回来。
爱人之间的玩笑无伤大雅,叶修没对周泽楷让自己变成含羞草一事表现出什么不满,反而时不时如周泽楷期待的那样含羞带怯(雾)起来。
面对这样的叶修,周泽楷却一点也欣喜不起来,甚至可以说:
周泽楷有点方。
深谙自家前辈秉性的周泽楷马上在网上向江波涛求教,江波涛不愧为轮回好副队,即使被周叶二人折腾得五体投地也依然努力为周泽楷出谋划策。
虽然并没有提出什么有价值的方案。
江波涛问:「叶神会不会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啊?比如含羞草精什么的。」
周泽楷:……
还不及周泽楷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轮回一众的怂恿下前去寒山寺求一张辟邪符,叶修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答案。
准确的说,是周泽楷自身的变化告诉了他答案。
某天早上起来,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企鹅。
叶修一边抚摸着他的小翅膀一边说:「抱歉啊小周,昨天又回复了那个帖子。」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向日葵。
叶修一边把他搬到阳台去,一边说:「不好意思啊小周,没想到另一个帖子也有这个效果。」
第三天早上起来,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大白虎。
叶修抱着白虎的脖子说:「对不住啊小周,昨天跟方锐打赌输了,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周泽楷累感不爱。
终于有一天,周泽楷恢复的时候,叶修不在家里。
周泽楷进入荣耀论坛,找到那个腥风血雨的贴子,又一次输入了「好希望叶修是株含羞草」。
~~~~~~~~~~~~~~~
叶修醒来时,周泽楷已经开始满怀兴奋的戳着小叶子了。
叶修暗叹失策,任凭周泽楷撩拨自己的叶片。
真难为周泽楷像久旱逢霖一般不住的逗弄叶修,但他却渐渐发现,叶修合拢叶子的频率越来越慢,幅度越来越小,最后竟然不管怎么碰都一动不动了。
周泽楷惊道:「叶修!你没事吧?!」
叶修得意的动了动叶尖:小周,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作狼来了的故事[叼烟]?
====================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