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七ฅ(*`ω´*)ฅ

没有别的小号了,拿这个以前的号凑合凑合

狂蹭虚伪的微笑.jpg
p2p3灵感来源
p4p5做的一个视频,是一些一路走来的糖的剪辑,意料之中的尝试要授权失败所以不会发B站,下载链接放评论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我爱他们(。’▽’。)♡
(请不要嫌弃我虽然我根本不会画画和做视频_(:ᗤ」ㄥ)_

一辆车→面基回来之后

面基回来当天的脑洞,懒癌晚期一直拖到今天才写_(:ᗤ」ㄥ)_

cp德伪,德发是自设,有ooc和不合常理的地方请见谅,如有不适请点❌

脑洞如下,车走评论


[德伪]面基回来之后

“回来了?”虚伪推开房间门,窗帘严实的拉着,德发整个人隐没在黑暗中,只有眼光灼灼的看向他。

“嗯。”虚伪打开房间里的灯,看到德发把自己裹成一个球靠在床上,咧嘴笑了笑,“怎么没睡觉?吃东西吗,我从云南带回来一些特产,要不要尝尝。”

德发的身体很不稳定,经常需要长时间的睡眠来维持体力,平日里他跟虚伪一起打完排位,一般都会睡一下午。虚伪回到家才五点,德发没在睡倒是让他吃了一惊。

德发没有接他的话,反而问到:“玩的开心吗?”

“开心啊。”虚伪笑着走过去,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到床边。

“风景很好看,酒很好喝……兄弟们也很好。真的挺开心的,出去几天都把我吃胖了。”

说到这几天的旅行,虚伪语气中带着欢快。

他突然转过头去,看向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德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跟你一起出去旅行,去见见大好河山,品尝美食佳酿,也想跟你谈天说地,不醉不归。”尽管那是很渺茫的事情。

德发突然扯开盖在身上的被子,撑起身抓住虚伪的手。

“我想要你。”

德发冷静而直截了当的说。

虚伪愣了一下,似乎在分辨德发话语中的意味,随之缓缓的放松身体,动了动被德发抓在手中的右手:“来呗。”

[拉灯]→链接见评论

洗完澡出来,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虚伪拢了拢衣服,大腿和腰还酸软着使不上力,在电竞椅上怎么坐怎么不舒服。

虚伪打开电脑,努力适应身后的不适,皱着眉嘟囔到:“这要怎么打啊?”。

德发从身后环住虚伪,倾身向前咬住他的薄唇肆意亲吻,不一会虚伪就被折腾的气喘吁吁。

“我来嘛。”德发轻笑一声,覆上虚伪的握着鼠标的手,靠着虚伪的肩膀低声说到,“我好久没跟你排位了。”

又是一局惊心动魄的四杀。

虚伪闭麦念到弹幕:“德发好帅。”虚伪不由得笑起来。

“都在夸你呢,满屏的666,你今天怎么这么猛啊?”

“猛吗?”点开新的一局,德发捏过虚伪的下巴,略带情色的打量他微肿的唇瓣,让虚伪不自在的移开眼。

“排位和干你哪个更猛?”

德发轻笑一声,平静无波的扫了一眼自己苍白到透明的手,吐露出让虚伪不禁面红的问题。

“你……”

一切的话语止于呜咽的水声。

-end-

[笑伪笑]给你宇宙 前篇

天使微笑×星星虚伪

全文架空自设,非常规天使和星星

标题和脑洞源于韩文歌曲《给你宇宙》by脸红的思春期 顺便安利

 ↓

0、

那时从天空中划过的星星,比他见过的所有星星都要璀璨,乘着星星飞过的那个人,即使驶入万千星河之中,也仍然散发着耀眼的光。微笑从窄小黑暗的阁楼窗口向外看去,一成不变的天空因为那人的星痕而生辉,他仰躺在窗前,接住那人遗落下的点点星尘拥入怀中,好像拥住了整个宇宙。

 

1、

在天空的角落里有一座高高的塔,白石砌成的塔身满是岁月的痕迹,老旧的木制楼梯有好几处破裂了,大片大片的茂密的荆棘张牙舞爪的伸展着尖刺,将白塔和楼梯都包围住,阻断了上下的路。

在这座看似废弃的塔顶的阁楼上住着一个男孩,他有一头柔软的金色的卷发,蔚蓝色的眼睛像天空一样纯净,玫瑰花瓣一般的皮肤又白又嫩,他笑起来的样子就像被天神亲吻过,在阁楼上驻足的鸟儿们都称呼他为微笑。

微笑的原名就叫微笑,他从记事起就住在了这里。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未曾见过自己的家人。平日里,他一个人居住在阁楼里,靠接天边的垂露过活,有时和他要好的云雀也会给他带来新鲜的浆果。他喜欢躺在阁楼的小窗边,顺着窗口向外看去,丝絮般柔软的流云在碧蓝的晴空上漂浮,明媚的阳光斜斜的投射在他的耳边,洒下几方碎金。

阁楼里的生活虽然简单平淡,却也隔绝了许多烦恼。一直生活在这样窄小的阁楼里,微笑也从未觉得厌倦,就这样无忧无虑的一天天长大了。

 

2、

微笑16岁那年的一天,碧空如洗,万里无云。那是一个秋天,飞鸟朋友们相继的飞往南方准备过冬了,微笑一个人趴在窗口看着远去的鸟群发呆,直到夜色降临也浑然未觉。

弯月垂下柔和清冷的光,群星如往常一样打着哈欠懒懒散散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微笑想起云雀给自己讲的记录星星数量的实业家的故事*,学着云雀描述的样子一颗一颗开始数星星——他以前睡不着的时候也做过这样的事——数着数着又低落了下去。

这浩瀚宇宙漫天繁星,是否一颗是属于我的?

他暗暗想着。

 

3、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颗星星。

和其他常年窝在原地的星星不一样,这颗星星像一只飞鸟一样划过天空,长长的耀眼的尾辉缀在其后,点燃了整个星空。

其上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柔软的黑发迎风飞扬,一双眼瞳在的夜空中闪闪发光。经过微笑的阁楼上方时,他似有意似无意的回头一望,眼神在微笑身上一扫而过,发出一声低笑,便转过身肆意张扬的向天际驶去。他骑着星星在天空中穿梭,穿过北斗,穿过天平,与猎户座奔跑,又飞向遥远的北极星。他比微笑见过的所有星星都要明亮、都要好看,微笑的心砰砰砰的跳着,他从没有哪一刻这样强烈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渴望离开生活了十六年的阁楼,飞到天上去追逐那颗星星的光辉。

 

4、

那是微笑永远不会忘记的夜晚,他第一次见到虚伪,从未见过的明亮色彩充斥着他的脑海,刻下深深的痕迹,他呆站在那里,伸出手想要触碰虚伪的星辉,直到夜色褪去,星空被逐渐升起的太阳替代。

微笑开始期待夜晚。

他白天在阁楼角落里补眠,等到太阳最后一抹余晖消失的时候,他就会睁开那双湛蓝的眼睛,趴到窗口炯炯的看着渐渐沉下去的天空,期待着虚伪的出现。虚伪并不会每天都来,他隔三差五的出现,有时只是一闪而过,划出转瞬即逝的光弧,有时在星河四处逗留,漫天都是他绚烂的痕迹。

时间似乎成为了一种幸福的折磨。

他总是期待着太阳快些下山,让黑夜占据整个天空,当群星慢慢的探出头来的时候,他心中便产生一阵阵酥麻的希冀,似乎连这些平日司空见惯的星星都变得动人起来。随着夜色加深,他又感到焦躁和紧张,失落随时间逐渐漫上心头,让他一点一点的低沉下去,忍不住胡思乱想虚伪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还是厌烦了这片天空不愿再来。但他始终还期待着,直到太阳重新升起的时候才会悻悻的缩回阁楼里面;要是虚伪骑着星星出现了,那所有的情绪都会一扫而空,只剩下满心的欢喜和一腔仰慕。

他时常看着天空,回忆着虚伪是怎么飞过这片星域,又在哪朵云的地方留下痕迹,看了十六年的宇宙星河,每处每处都好像留着虚伪的影子,而显得格外动人。

 

5、

这样无法触碰的期待和注视持续了很久,久到微笑看向天空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他在返程的鸟儿那里听说了虚伪的名字。虚伪是一颗很出名的星星,从天空的另一边过来的,他飞行的技术非常好,他的朋友很多,所以他经常满天空的到处飞,他……本来只是些鸟儿道听途说的消息,也说不上什么细节,微笑却听得津津有味。

就这样好像过了一年,微笑从未觉得厌烦,仍是每夜奔赴着一个人的约会。飞的最高的云雀劝他:“虚伪是一颗星星呀,你又不会飞,怎么追得上他呢?”但微笑只是一如既往的守在窗口前。

事情在微笑十七岁那天有了变化。

送走为自己祝贺的飞鸟朋友们,微笑还是像往常一样趴在窗口,期待着虚伪会不会出现。虚伪已经一个月没来这片天空了,微笑不免有些难过。他看着夜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在心里悄悄的许愿到:虚伪要是能来就好了。

也许是他的许愿太过虔诚,让天神听到了他的心声,就在他许完愿贴着窗口躺下的时候,他看到自己万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

尽管依旧飞的十分洒脱,虚伪的星光却变得黯淡了一些。微笑几乎在看到虚伪的一瞬间就发现了,他还记得一个月前虚伪耀眼的样子,不由得担心紧张了起来。

就在他忧心忡忡的时候,虚伪骑着星星低低地飞过了他的窗口。微笑呼吸都屏住了,他从没有离虚伪这么近过,虚伪总是在高高的天空中,哪有现在这样似乎触手可及的样子。更让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伸出手去想要试试是不是真的可以触碰到时,一串发着光的、冰冰凉凉的东西落入了他的手中。

微笑愣住了,但随即很快反应过来。他不可置信的攥着手里的东西,虚伪留下的东西。

那是虚伪的星尘,它曾经是虚伪的一部分,闪烁着和虚伪一样的光辉。明明是冰冷的,微笑却觉得它如此的滚烫,好像要顺着手指直直烧到他心里去。星尘的光芒从微笑的指缝中漏出,整个阁楼都被照的透亮。

他不知道这是虚伪不小心遗落的或是什么,当他反应过来去看虚伪的时候,虚伪已经骑着星星往最高最远的天边去了。

“那我就当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了。”

微笑捧着这串小小的明亮的星星拥进怀里,好像揽住了整个宇宙的光芒。

 

6、

微笑躺在窗边,拥着虚伪的星尘沉沉睡去。

他梦见自己长出了一双发光的翅膀,从这个阁楼里飞了出去,宽大的翅膀充满了力量,带动他在云海间遨游。他从未感到过这样的肆意与自由,身体如此轻盈似乎要与风融为一体,他穿过飘渺的流云,同成群结队的飞鸟挥手,晚霞在他身上织成华丽的衣衫,微风轻抚着他的金发。但他不曾在这片天空中停留,他追逐着虚伪留下的些微痕迹向星河深处飞去,丝丝缕缕的星痕逐渐变得清晰,他不知疲倦的飞啊飞啊,直到终于看见了虚伪的身影。

“我……我叫微笑!我仰慕你很久了!”

微笑拼命冲到虚伪前面,生怕丢了似的抓着他的手大声说到。虚伪还是那么的耀眼,眼睛像藏有星星一样的明亮,他的脸上带着十分温和的笑意,看得微笑胸口都滚烫起来。

但是微笑没能抓住他。

指间抓住的手化为流沙,虚伪像一阵云烟一般消失在微笑的眼前,而微笑眼前的整个画面也随即破碎。

梦醒了。

微笑怅然若失的坐起来,抬眸往窗外看去,已是天光大亮。

他的怀里还抱着虚伪的一串星尘,此刻已经不如前夜那样明亮了。

 

7、

那夜之后,虚伪不曾再出现过。

微笑拜托好友云雀从天边衔来一片最轻最软的云朵,小心翼翼的把星尘种了起来。

“说不定会长出一个虚伪来。”微笑笑着说。

那个梦给微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怎样才能飞呢?”微笑充满期待的问云雀,“你的翅膀是哪里来的?我要怎样才能拥有一对翅膀呀?”

当云雀告诉他自己的翅膀是天生的,而人不会长出翅膀时,清晰可见的低落迅速从微笑身上蔓延出来。

 

8、

尽管没有想出获得一双翅膀的办法,微笑仍旧开始尝试离开这个阁楼。

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茂密的、充满尖刺的荆棘包裹着整座白塔,微笑咬着牙向下冲,白嫩的皮肤被荆棘划得到处鲜血直流,在楼梯上下行的每一步都好像踩在锋利的刀刃上,而在他难忍痛苦、精疲力竭的停下脚步,倒在荆棘之中时,无情的荆棘又会把他送回到阁楼里。

微笑不记得这样的过程重复了多少次,他的皮肤一次次被划破,他向下走的距离越来越长,但是这座白塔似乎高得过分,被荆棘掩盖的通向地面的路途无穷无尽,不论微笑怎么努力都无法冲出荆棘的包围。

又一次伤痕累累的被荆棘送回阁楼上时,微笑突然感到一阵委屈。

他扑到种着星尘的云朵上,把星尘抱入怀中,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还在发痛,不停渗出的血液将洁白的云染出一片一片的红。泪水盈满了眼眶,他连忙闭紧双眼把脸深深的埋进云里,眼前一片湿润,却固执的坚信自己没有哭出来,只是低哑着嗓子闷闷的对星尘说话。

“虚伪。”

“我好喜欢你,好久没看见你了,我想离开这里去找你。”

“我也想飞,我想跟你一起飞,和你飞得一样高,我想跟你一起在天空中穿梭,你去哪儿我都跟着。”

“可是,我没有翅膀,连这座阁楼都出不去。”

“虚伪。”

“我好痛啊……”

 

—tbc—

 

注:

*即《小王子》里的实业家

努力写成童话风,有参考小王子,有参考笑伪现实的梗

圈地自萌

我rps磕的是人设,与正主无关,圈地自萌

[笑伪]跟我一起

狼族微笑×魔法师虚伪
梗来自逃脱升天,世界观设定不是很科学,没有背景没有考据,bug请轻拍orz
ooc有

微笑猛的转过头去,死死的盯着身旁的人,幽幽的寒芒在两人之间耀武扬威。
情绪激动下,微笑身上浮现出狼族的特征,卫兵连忙加大了力气按住他,还用刀抵着他的脖子不让他动弹。
微笑的眼神明明凶狠而充满怨愤,却渐渐闪烁起莹莹的水光。
“不要把你的刀对着我……”他哑着嗓子,轻声的,几乎哀求的说到,“指向他们,好不好?跟我一起逃走,好不好?”
他的眼泪没有流下来,表情却比哭还难看。虚伪终于抬眼跟他对视,眼中满是他不曾见过的冷漠与凉薄。微笑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呜咽:“求你了……”,然后随着虚伪的无动于衷渐渐萎顿下去,眼光也越来越暗。
“你怎么可以这样!”
微笑突然暴起,狼族的强健天赋在他的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后退一步,转身撞开束缚住他的卫兵,在刀划破皮肤的一瞬间一拳打倒用刀挟持他的另一个卫兵,然后嘶吼着向虚伪冲过去。
“那你就杀了我吧!”
他把自己的胸膛向着虚伪的刀刃送去。
虚伪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刀尖已经刺破微笑的皮肤,温热的血液顺着刀刃向下流动,逐渐沾湿了虚伪的手掌。
虚伪犹疑惊惶之间,微笑握住刀刃向外拔出,一扭他的手腕劈手夺下银刀,转身将还涌着鲜血的胸膛贴上虚伪的后背,狼族强有力的爪子一下子扼住了虚伪的喉咙,将虚伪挟持住。
锋利的银刀停在距离虚伪咽喉将将一厘米的地方。
“让开!不然我杀了他!”
狼族凶狠的本性此刻展露无遗,微笑的双眼赤红,逼退两边的卫兵,向虚伪的传送阵移动过去。
毛茸茸的狼耳轻轻蹭过虚伪的脸颊,獠牙贴着虚伪的脖颈上行至耳垂旁,微笑灼热的呼吸带着血腥气,拂过虚伪的耳际,他用无比低回缱绻的声音说:“现在你只能跟我走了,伪酱。”
传送阵光芒大作,等众人回过神,虚伪和微笑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

森林里才下过雨,阴暗而湿冷。
背坡的岩壁间有一个窄小的山洞,里面隐隐有火光跳动。
虚伪和微笑两个人对着一丛小小的篝火并排坐着。
微笑的胸前还一片狼藉,往日光泽耀眼的头发上沾染着血污,脸色苍白得可怕。他的手里还拿着刚刚刺进他胸膛的刀,尽管狼族拥有惊人的恢复力,被圣水浸泡过的刀刃造成的伤口并不那么容易愈合。
虚伪的手动了动,微笑很敏感的抬起头来,拿着刀的手紧了紧,横在两人之间。
虚伪动作一僵,随即极慢极慢的,向着微笑的胸口移动过去。微笑抿了抿嘴,还是缓缓的放下了刀,看着虚伪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一阵幽蓝的光点从虚伪手心亮起,飞快的在微笑创口上穿梭,虚伪口中念着不知名的咒语,随着时间的流逝,微笑的脸色也逐渐好看起来。
“我只能想办法除去你伤口上的圣水。”见微笑的伤口开始愈合,虚伪收回手,“疼吗?”
微笑不发一言的看着他。
疼。他都快疼死了。圣水灼烧他的皮肉就像被针扎蚁噬一样的疼。
但他根本不在意胸前或是脖子上的伤口怎么样,因为没有什么比被一直崇拜信任的人背叛更疼的事情了。
他看着漆黑的夜空,鸣虫啼鸟似乎都缄默了,只剩下火苗在哔哔啵啵的跳动。他感到一种宁静,好像虚伪还没有和他说出真相的那些夜晚,他看着身侧的人,以为相互扶持和信任就是永远。甚至虚伪刚刚温和的魔法和关心的语气还在让他想起那种感觉。
他不敢开口打破这样的宁静。
他恨不得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太阳永远不要升起来,卫兵永远不要找到他们,就算在这个逼仄的山洞里,就算他的身上还凝着血污,就算他永远不得安眠。
只要他们还能像这样,不必刀剑相对的同处一室。
但是虚伪开口了。
“笑笑。”
他轻叹一声。
微笑愣住了,然后立马眼眶就湿润了起来。他试图阻止虚伪说下去,不住的摇头,想伸出手捂住虚伪的嘴。
“笑笑……微笑!”
虚伪抓住了他的手,坚定的看着他,见到微笑委屈的样子,语气不由得软了下去。
“笑笑,你听我说。”
“你是狼族,而我是圣殿的魔法师。”
“我早就知道你是狼族……我确实是因为想要利用你才来结识你……”
“不!”
微笑挣开虚伪的手,扑到他的身上。
“对不起。”
“圣殿和兽族势如水火,我们本不该是一路人,更何况,你还想反抗圣殿的统治。”
“你别说了……”
微笑的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外涌,拼命的摇着头。
虚伪清了清喉咙,接着说。
“但是我发现我好像真的不能拿刀对着你,如果回归圣殿意味着要和你敌对,甚至要亲手杀死你——”
“那我就不回去了。”
“我们一起去浪迹天涯吧。”

微笑抬起头来,怔怔的看着虚伪。
“你……”
虚伪对他笑了笑。
他猛地把虚伪扑倒在地,头埋在虚伪的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
虚伪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
半晌,微笑才闷闷从他肩膀上抬起头来,小声的问到:
“你真的打算背叛圣殿,跟我一起出生入死,接受这些无休无止的追杀吗?”
虚伪低低的笑。
“乐意之至。”

站在向阳的山顶,虚伪拉过微笑的手,指向太阳将将升起的地方。
晨辉从远山缓缓投下,雨后的天空澄澈而悠远,群山延绵,袅袅的云雾漂浮在山林间。
“笑笑,你看这一片大好河山,必将成为我们的天下。”
—end—

把枪指向警察嘛!我们跑嘛!
笑笑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心态崩了呜呜呜
刀子安排上了

🐦咕咕怪伪酱!
#不会画画偏要画系列
昨天边看吃鸡边画的,等了一晚上都没听见他解释为什么中午咕咕
虚伪你个大猪蹄子选择性无视我们的弹幕
还欺负笑笑,过分
嘤嘤嘤1551QAQ

软萌伪酱&代打德发
#我非的伪必不可能出金眼斩
不会画画orz
私心带一个德伪的tag
2P3P尝试不同背景

记一个脑洞

全职abo世界观,方明华A×周泽楷O
#平行宇宙,圈地自萌,没有不尊重方嫂的意思
#私设有,考据不多

omega在成年的时间左右分化
第五赛季小周出道的时候还没有成年(夏季赛转会期结束开始参加比赛,成年是当年的年末)
当时轮回全员alpha(除了明华和小周全为老队员),没人预想到小周会分化为omega
因为分化前副反应比赛状态很差,输掉比赛之后小周在自责的加训时开始发热,明华注意到之后将他送回宿舍,然后小周分化为omega并开始发情期
各种原因之后明华还是跟小周[和谐]了,但是没有标记

此时感情线为小周依赖和爱慕明华(单箭头),明华对小周是前辈看后辈和alpha看(至少此时)属于自己的omega
出于责任心,明华照料小周并且答应和他交往试试
然后在轮回首冠小周达到婚龄时结婚he

想写一个生涩美丽的少年小周,温柔但也拥有强大alpha的本能的明华,主体部分为abo H,情节大概简略

以上

H部分试读https://shimo.im/docs/xcBKfWUKy5k2HNB7

[周叶]我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

#跟别圈基友聊这个梗时产生的脑洞
#私设有,情节需要

周泽楷part

江波涛看向刚进来的周泽楷:“队长,你昨天喝多了。”
周泽楷头上冒出了一个问号,并试图用口手并用地解释自己没有酗酒的恶习。
“我知道你不喜欢喝酒,”江波涛扶额,“可是你昨天晚上跟叶神打电话了。”
“?!”
吕泊远:“对啊对啊!你跟叶神说想他,后面的太酸了我没听下去。”
杜明:“不愧是队长,果断直接,言简意赅,感情真挚。”
“小周说的情话还是可以的。”已婚人士方明华拍拍周泽楷的肩膀。
周泽楷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可是问题在于,”背后训练的孙翔听见他们对话,忍不住插了一句,“你们没听见回答队长的是苏沐橙吗?”

叶修part

陈果拎着外卖上来的时候叶修正在一脸深沉的抽烟。
陈果对叶修叹气道:“叶修你昨天晚上喝醉了。”
叶修头也不回的嗯了一声,吐出一口烟才转过来:“怎么了,我酒品好着呢。”
“沐沐不在,你找我借手机跟周队打电话,要他唱歌给你听,还说要吃糖葫芦。”
“……”
“然后你用手机外放周队唱小兔子乖乖。”
“………”
“糖葫芦送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没人吃还在冰箱放着,要吃你自己去拿。”
“………”
“………”
“糖葫芦就算了,你们谁想吃吃吧。”
叶修吸了一口烟。
“下次记得提醒哥要两个boss。”

–end–